您的位置  亚博資訊  資訊

  本報記者 黃尖尖

 

  在楊浦,用產業鏈穩商成為一種新模式。“稅收政策給企業的是一時的紅利,而產業鏈給的是長遠的機會”

  一個區域的產業集聚一定要有龍頭企業。無論是線下還是線上,無論是樓上還是樓下,產業鏈的核心節點依然掌控著該產業在全球布局的主導權,區域的發展一定要抓住產業鏈的核心

  “當‘老季’還是‘小季’的時候,優刻得也只是一個初出茅廬的雲計算企業。”今年40歲的優刻得總裁季昕華猶記得2010年,當人們對雲計算還雲里霧里的時候,位于楊浦的雲海大廈平地而起。樓內上上下下集聚著20多家“雲企”,對于這些雲計算領域的“新生兒”而言,如何迅速成長壯大?不能依靠單打獨斗,唯有抱團發展。

  楊浦區平均每年新增企業數達到7000家,這麼多家企業集中分布在五角場創智天地、大連路總部集聚區、環同濟知識經濟圈、長陽路等創新創業街區內。其中,五角場功能區的創新創業企業總數達3850家,僅雲海大廈內便集中分布了65家企業。而許多聚集在一個園區或一幢樓宇里的企業,都有一個共同點,他們都是上下游產業鏈上的企業。

  抱團發展,創業“新生兒”迅速成長

  2010年,上海正在打造“雲海計劃”,楊浦成為第一批“上海市雲計算創新基地”,雲海大廈就在“計劃”之內。2012年,剛開始創業之路的季昕華就是看中了這種抱團發展的產業鏈生態,成為雲海大廈的第一批租戶。

  公司成立之初,優刻得還是一家下游企業,公司的技術研發體量大,布局計算機機房需要大量燒錢,業務運營和服務器都亟需尋找到技術支持。“雲海大廈整幢樓都是雲計算相關的企業,尋找上下游合作方,只需要在樓里上下跑一圈就能找到,這讓公司大大節省了成本。”季昕華告訴記者。當時雲海大廈還設置了雲計算創新展示中心,每家企業的研發成果都拿到公共展廳亮相,讓初創企業有了早期推廣的舞台,也讓他們對園區更有歸屬感。

  “上下樓就是上下游,不出園區就有產業鏈”,這樣的樓宇生態就是從那時開始深深融入楊浦創新創業園區的血液當中。得益于這種生態,優刻得前幾年發展勢頭迅猛,為了拓展發展空間,公司又搬到了楊浦的城市概念園8號樓,而雲計算的產業鏈卻始終縈繞在它周圍。所不同的是,今天的優刻得早已從下游“游”到了上游。

  記者走進位于城市概念園10號樓的莘越軟件科技公司,這是一家通過分析學生解題時的思維過程來提供教學方案的人工智能教育企業。“我們公司對雲計算和儲存應用的需求很大,每年一到中考、高考期間,網絡平台的即時流量達到集中迸發的高峰,這時,我們的‘鄰居’給了我們非常大的技術支撐。”莘越科技首席運營官毛均口中的“鄰居”就是優刻得。

三年前,莘越科技剛到城市概念園時便租用了優刻得的服務器,三年多來,優刻得除了提供硬技術以外,還帶給這些小企業大量的軟實力支持。“政府的補貼如何申請,高新技術企業的資質如何申報,遇到問題我們就會去敲季總的門,他總能給我們提供很多經驗。”

  毛均形容園區里大多數企業的關系時說,“企業間不完全是合作關系,更像是一家人。”有問題了,樓上樓下打個電話敲個門,互相幫忙,資源共享。“在這個小世界里面,整個園區真正擰成一股繩,只有這樣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市場里形成我們的核心競爭力。”

  與莘越合作打造國內首個思維CT分析軟件“思維王”,與學霸君開發出能實現“雲養娃”的雲上教育程序……優刻得在全球發展出的下游企業早已過萬,直接或間接服務終端用戶達到數億人。“產業生態只有集中布局才能形成抱團發展的能級。”季昕華說,“過去我們得益于這樣的產業鏈,如今我們繼續發展壯大這個產業鏈,是因為我看到了這種態勢對上下游的任何一家企業來說都是平台和機遇。”

  用產業鏈穩商,新興行業近悅遠來

  過去,一個地區的招商穩商往往依靠稅收、房租等減免優惠政策,而在楊浦,用產業鏈穩商成為一種新模式。“稅收政策給企業的是一時的紅利,而產業鏈給的是長遠的機會。”作為五角場高科技園區招商總監,侯伊磊道出其中奧秘。

  今年6月初,長陽創谷的“AI+5G園區”正式開園了。如何吸引人工智能產業的龍頭企業和細分領域中小企業向楊浦集聚?園區有意識地引進百度(上海)創新中心、埃森哲中國數字創新中心等平台型企業,讓其發展上下游產業鏈。

  一個實時跳動的電子屏幕上顯示著上海各區的大小馬路路況,地圖上散布著密密麻麻的小光點,行進在整個上海送快遞和外賣的電動車輛盡收眼底。一旦監測到違法行駛的車輛信息,人工智能系統就會自動錄像,並實時截取四張執法照片發送到上海公安系統的後台上。這是記者在百度創新中心看到的一幕。

  自今年7月非機動車違法監測系統上線以來,半年時間內,上海的非機動車違法數下降了70%。“全上海一天的非機動車違法數量大約有兩萬,這樣龐大的數量依靠人工觀察根本無法完成。”負責開發該系統的北斗星河公司負責人徐峰告訴記者,支撐這個系統的核心技術除了北斗星河自主研發的物聯網智能識別芯片以外,還有百度提供的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系統。

  今年年初,百度在上海的唯一一家創新中心落戶長陽創谷,也帶來了一批希望與其合作的下游企業。與北斗星河合作開發非機動車管理系統,與天寄物流賦共同研發X光高速檢測平台,賦能睿眾信息改造其工業亚博平台……短短一年時間內,百度與這些隔壁樓的鄰居們的深度合作,踫撞出了一系列前所未有的人工智能+物聯網、人工智能+工業亚博的跨界新事物。

  “過去,百度在2B端(“to Business”,對企業)重點打造智能家居和無人車兩個應用場景,然而更多的人工智能應用場景還需要和下游企業踫撞交流。”百度(上海)創新中心運營負責人宋小軍說,國內大部分人工智能平台都是2C端(“to Customer”,對用戶),“我們希望有更多的企業來使用百度的深度學習平台和圖像識別平台,百度在賦能這些企業的同時,雙方合作開發出更多新技術,形成有上海特色的人工智能產業集群。”

  如今,宋小軍每天大部分時間都花在與企業洽談上。“每周大約接待18批客戶,洽談8到9件合作項目,今年以來就有34場活動在百度創新中心舉行。”這些數字的背後代表著企業之間一次次踫撞,也意味著無限的創意在產業鏈上流轉、問世。

  正是這種踫撞與機遇,吸引著新興的初創企業近悅遠來。楊浦過去是老工業城區,對重工業而言,企業的上下游供應鏈可能分布在各地,但對于人工智能等新興創意類產業而言,集聚就顯得尤為重要。或許只是某一次不經意的會面,某個午後的一杯咖啡,就有可能踫撞出思想的火花,誕生一個新的產品。

  溢出效應,產業鏈從線下到線上

  最近,環同濟大學周邊的企業都紛紛表示,希望拓展更多的載體和空間。2018年,環同濟知識經濟圈總產出達到415億元,年均增長12.5%,未來還要加快打造成為千億級產業。產業做大與空間不足之間的矛盾反映出一個問題︰當產業鏈發展成熟以後,集聚效應該往何處溢出?

  環同濟知識經濟圈是楊浦自發形成的一個較成熟的現代設計行業集聚圈層,創新的鏈條從大學校園便已開始。

  楊衛東畢業于同濟大學岩土工程系,畢業後和同學創辦了一家小型工程監理公司。2006年,公司轉型為工程咨詢,從施工階段的單項咨詢向全過程、全鏈條的咨詢服務發展。在我國咨詢業剛起步之際,以同濟為依托的工程咨詢新模式逐漸在全國得到認可。

  知識經過高校的智力研發、技術成果轉化,最終溢出校園,變成產品,服務社區。產業鏈在環同濟知識經濟圈不僅僅是上下游的聯動,更是突破了校區、園區和社區的三堵“圍牆”,形成產學研融合的生態鏈。

  同濟咨詢所能輻射的服務鏈條上共有86個產品,很多產品都需要上下游企業協作完成。“楊浦有那麼多的眾創空間,這給了我靈感。”去年10月,同濟咨詢眾創空間在同濟聯合廣場的一幢辦公樓里正式成立,這也是國內第一個工程咨詢類的眾創空間。

  物理空間有限,然而產業鏈是一個無限的空間。目前入駐在同濟咨詢眾創空間里的企業共有9家,而更多的成員則分布在線上。“在線上把鏈條上的大小企業凝聚在一起,合理分工,資源共享,同時大企業也可以在線上孵化企業,為小企業提供流量支撐。”楊衛東說。

  “在產業鏈形成初期,上下游企業從物理空間上集聚在一起,合作關系大于競爭關系。”上海科學學研究所戰略規劃研究室副研究員巫英形容,這種集聚就像滾雪球,越滾越大,該產業在一個區域的根植性和核心競爭力就會更強。然而當產業鏈做大以後,需要有溢出效應,上下游鏈條也應從線下彌散到線上。

  產業鏈生態形成了,還要加以引導。巫英指出,首先要注意產業鏈的結構平衡,防止出現供給方多于需求方的問題。其次,一個區域的產業集聚一定要有龍頭企業。“無論是線下還是線上,無論是樓上還是樓下,產業鏈的核心節點依然掌控著該產業在全球布局的主導權,讓上下游企業圍繞在這幢樓的周圍。區域的發展一定要抓住產業鏈的核心。”

  如今,“上海創業最容易成功的地方”已成為楊浦區的一張“名片”。楊浦聚焦人工智能及大數據、現代設計、科技金融等領域,形成新的產業集群;一幢樓宇、一個園區、一片街區里,產業鏈上下游抱團取暖、聯手發展,產業做大後再向外拓展……這樣的“故事”正不斷上演。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亚博,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雲推薦
熱網推薦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