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亚博經濟  網事

  格力智能在2018年為聯贏激光貢獻了21.89%的收入,是聯贏激光2018年第一大客戶,但在招股說明書和首輪問詢回復關于格力智能銷售的披露信息中,不僅出現了三個不同金額的預收賬款,而且還存在商業承兌匯票、合同補充協議披露內容不夠完整等問題。

  上交所官網顯示,截至目前,國內激光焊接行業領軍企業之一的深圳聯贏激光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聯贏激光”)自6月27日提交在科創板申請IPO的招股說明書以來,已經完成了兩輪問詢回復。

  招股說明書顯示,聯贏激光是一家國內領先的精密激光焊接設備及自動化解決方案供應商,專業從事精密激光焊接機及激光焊接自動化成套設備的研發、生產和銷售。這次在科創板申請IPO,擬募集資金5.81億元,其中1.8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相當于募集資金總額的31%。

  從招股說明書披露的財務數據來看,2016-2018年,聯贏激光實現營業收入分別為4.16億元、7.28億元和9.81億元,淨利潤分別為6871.52萬元、8835.5萬元和8335.82萬元,2017-2018年營業收入同比增速分別為74.86%和34.84%,淨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為25.58%和-5.66%,也就是說2018年在營業收入達到34.84%的增速下,淨利潤竟然不增反降了。

  與此同時,2016-2018年,聯影激光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淨額分別為-0.59億元、-0.66億元和-1.92億元,連續三年為負,可見盈利質量不佳。2016-2018年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的變化也證明了這一點。

  2016-2018年,聯贏激光在各期末的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1.7億元、3.39億元和5.27億元,在當期營業收入中的佔比達到40.92%、46.55%和53.67%,佔比逐年增加;此外,2017-2018年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的同比增速分別為98.91%和55.45%,遠超同期的營業收入同比增速。可見,營業收入的快速增長主要來自于賒銷行為。

  但在閱讀招股說明書和問詢回復中發現,聯贏激光不僅存在上述財務數據所表現出來的風險問題,而且截至目前所披露的三份文件中關于和珠海格力智能裝備有限公司(下稱“格力智能”)的銷售行為仍有諸多疑問有待進一步的解釋。

  招股說明書顯示,格力智能為聯贏激光2018年的第一大客戶,貢獻銷售收入2.15億元,在當年營業收入中的佔比達到21.89%。

  據招股說明書的披露,聯贏激光和格力智能在2016年和2017年先後簽訂了五份合同,合同含稅金額總計為3.045億元(招股說明書披露的金額為3.06億元),格力智能將相關設備出售給銀隆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銀隆新能源”)使用。但由于銀隆新能源經營出現困難,2018年10月,經雙方協商後,將合同金額變更為2.51億元,並完成了不含稅金額2.15億元的設備合同驗收。也正是這次合同金額的調整,使得聯贏激光2018年的綜合毛利率下降3.05個百分點。

  此外,在招股說明書“應收票據及應收賬款”中顯示,2018年應收票據余額較2017年增加1.17億元的原因是,2018年,聯贏激光收到格力智能背書轉讓的商業承兌匯票9467.45萬元。

  而在招股說明書“預收賬款”中顯示,2018年,聯贏激光完成了與格力智能所簽合同對應發出商品的驗收,相應結轉預收款項12278.5萬元。

  綜合上述信息可知,聯贏激光對格力智能的銷售行為,在2018年產生25130.95萬元的含稅營業收入,其中,12278.5萬元為預收款結轉,9467.45萬元為商業承兌匯票,因此尚有3385萬元含稅收入缺口待定。因在“應收賬款客戶分析”中,格力智能未入圍應收賬款前五之列,且應收賬款余額排在首位的賬面余額為2621.57萬元,由此只能斷定,這3385萬元沒有形成應收賬款。

  但在首輪問詢中,聯贏激光和格力智能這筆交易的收入構成則呈現了另一種模式。

  在首輪問詢23題的“公司與格力智能、銀隆新能源的合同結算方式”中顯示,2018年9月,聯贏激光與格力智能簽訂備忘錄,約定格力智能在出具驗收報告之日起十個工作日內以商業承兌匯票方式支付完畢剩余設備款11467.45萬元。2018年10月,格力智能向聯贏激光出具設備驗收報告。

  此外,在23題的“已收取的合同價款和期後票據承兌情況”中顯示,公司已收取的合同價款為25130.95萬元,其中在合同變更前已收取了13663.5萬元,合同變更後收取商業承兌匯票11467.45萬元。因設備的驗收發生在合同變更之後,這意味著合同變更前收取的13663.5萬元應為預收款。

  因此,按照首輪問詢23題的回復來看,聯贏激光對格力智能的銷售行為,在2018年產生的25130.95萬元含稅營業收入中,13663.5萬元來自預收款,剩余的11467.45萬元為商業承兌匯票。

  顯然,招股說明書中所提到的預收款和問詢回復中的預收款並不一致。

  在首輪問詢的30題“設備出廠、安裝調試、驗收等節點是否對應合同執行,與預收款項對應的收款情況……”回復中披露了2017年年末與格力智能發出商品對應的五份合同預收款金額按合同簽署時間順序分別為2160萬元、3300萬元、1680萬元、1680萬元和4725萬元,總計13545萬元。

  這又是一個與前面兩個預收款完全不一樣的預收款金額。

  而且,據首輪問詢23題的“公司與格力智能、銀隆新能源的合同結算模式”可知,“產品發貨到廠”是合同驗收前的最後一個預收款時間節點,這意味著前述和發出商品對應的預收款金額是聯贏激光和格力智能結算的全部預收款,之後聯贏激光不會再以預收款的方式收到來自格力智能的相關款項。

  也就是說,在招股說明書和首輪問詢回復兩份文件中,針對聯贏激光和格力智能的交易行為共出現了三個完全不一樣的預收款,這還真是一個“令人費解”的信披方式。

  下面來看看商業承兌匯票。

  按照首輪問詢23題的回復,在2018年合同變更後,聯贏激光收到格力智能背書轉讓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為11467.45萬元。

  同時在23題的“已收取的合同價款和期後票據承兌情況”中顯示,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之日,已通過銀行轉賬和銀行承兌匯票置換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為3600萬元。

  在35題的“報告期應收票據的期後收款情況”中顯示,2019年7-8月,格力智能用1600萬元的銀行承兌匯票置換了1600萬元的商業承兌匯票,除此之外,再無和格力智能商業承兌匯票退回的相關的信息。

  這表明有2000萬元來自格力智能的商業承兌匯票是通過銀行轉賬和銀行承兌匯票置換的方式而減少的,而且發生時間在2018年。

  但在35題的“報告期各期銀行承兌匯票和商業承兌匯票的變動情況”中顯示了商業承兌匯票的變動情況,截圖如下︰

  從截圖中發現,2018年度收到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為10975.11萬元,竟然低于23題中披露的格力智能背書轉讓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11467.45萬元。

  此外,從本期減少的內容來看,也沒有關于2000萬元的銀行轉賬或銀行承兌匯票的減少事項。

  難道這里顯示的2018年聯贏激光收到的商業承兌匯票金額中已經考慮了和格力智能相關的2000萬元的置換了嗎?如果是,這種合並處理方式顯然與“本期收到”所應披露的內容不一致,如果不是,那這2000萬元去了哪兒呢?

  而且,還有一點引入注意,招股說明書在重大合同中顯示了聯贏激光和格力智能的合同信息,截圖如下︰

  據招股說明書的披露,2018年10月,聯贏激光與格力智能經友好協商,對設備的驗收、支付方式及合同價格的變更簽訂了《商談備忘錄》,于2018年年末完成了所有發出設備的驗收,並確認收入。那麼,在上述合同信息中顯示的2019年3月9日對各個合同所簽署的補充協議又是要解決什麼問題呢,是否會影響商業承兌匯票在期後的收回呢?

  格力智能在2018年為聯贏激光貢獻了21.89%的收入,2018年年末,聯贏激光還有格力智能背書轉讓的9467.45萬元商業承兌匯票有待收回,而2018年聯贏激光的淨利潤為8335.82萬元,對聯贏激光如此重要的一個客戶,這個補充協議的內容是否也應該向投資者披露呢?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亚博,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雲推薦
熱網推薦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