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亚博經濟  網事

  奧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普家居”)將于11月7日上會,公司此次擬登陸上交所主板,發行4001萬股,佔發行後總股本的比例為10%,保薦機構為招商證券。奧普家居此次擬募集資金9.18億元,其中,4.00億元用于奧普(嘉興)生產基地建設項目,2.57億元用于營銷渠道建設項目,2.60億元用于補充流動資金。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營業收入分別為9.45億元、12.5億元、15.84億元、8.89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10.29億元、13.51億元、17.73億元、10.16億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2.45億元、2.68億元、2.70億元、1.77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為2.19億元、3.35億元、2.40億元、2.32億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資產合計分別為9.13億元、11.85億元、15.63億元、16.94億元,負債合計分別為3.16億元、4.03億元、7.51億元、7.71億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2662.30萬元、6329.78萬元、7963.95萬元、1.36億元;佔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2.82%、5.06%、5.03%、15.26%;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9.93次、27.80次、22.17次、16.50次。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信用期外收賬款余額分別為964.04萬元、885.34萬元、681.55萬元、752.63萬元;佔比分別為36.21%、13.99%、8.56%、5.55%。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7030.69萬元、9785.94萬元、1.76億元、1.79億元;存貨淨額分別為6904.71萬元、9671.33萬元、1.75億元、1.75億元;存貨周轉率分別為6.67次、7.51次、6.05次、4.88次。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綜合毛利率分別為48.28%、49.44%、47.75%、51.39%;同行業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別為47.90%、49.00%、47.81%、45.28%。

  2015年至2017年,奧普家居經常性關聯交易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合計分別為7242.64萬元、1.03億元、9763.73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7.73%、8.33%、6.20%。

  招股書顯示,奧普家居2015年6月至2018年4月共分紅9.36億元。華夏時報報道稱,公司發行前不顧發展戰略需要,連續的高額分紅被市場人士看做是突擊分紅,有“掏空”公司資產的嫌疑。

  奧普家居IPO前夕,4批次產品抽檢不合格,奧普家居于2018年5月31日首次發布招股書,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4月2日,台州市椒江區人民政府網發布了《台州市椒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2018年流通領域浴霸檢測結果公示》,其中涉及公司2家經銷商4批次樣品檢測結果不合格。但從2016年底開始,奧普電器已經不再擁有自己旗下的浴霸產品,2018年卻仍抽檢出了浴霸產品。

  據中國企業報報道,奧普家居2016-2017年存貨周轉天數分別為48天、59天。也就是說,如果財務數據真實,這批不合格產品不可能是積壓存貨。有業內分析人士指出,奧普家居很可能利用銷售渠道解決存貨以提升存貨周轉率,借此提高出貨量,進而使收入項更好看所導致。

  中國經濟網記者就相關問題采訪奧普家居,截至發稿,采訪郵件暫未收到回復。

  主營浴霸、集成吊頂等家居產品 實控人之一為澳大利亞國籍

  奧普家居主要從事浴霸、集成吊頂等家居產品的研發、生產、銷售及相關服務的提供。

  奧普家居控股股東為Tricosco,共同實際控制人為Fang James、方勝康,Fang James為澳大利亞國籍,方勝康為中國香港籍。

  奧普家居此次擬登陸上交所主板,發行4001萬股,佔發行後總股本的比例為10%,保薦機構為招商證券。奧普家居此次擬募集資金9.18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後,將投資于以下項目︰

  1.奧普(嘉興)生產基地建設項目,項目總投資5.20億元,擬使用募集資金金額4.00億元;2.營銷渠道建設項目,項目總投資2.57億元,擬使用募集資金金額2.57億元;3.補充流動資金,項目總投資2.60億元,擬使用募集資金金額2.60億元。

  

  

  2018年上半年營收8.89億 歸母淨利潤1.77億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營業收入分別為9.45億元、12.5億元、15.84億元、8.89億元;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分別為10.29億元、13.51億元、17.73億元、10.16億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歸屬于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2.45億元、2.68億元、2.70億元、1.77億元;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分別為2.19億元、3.35億元、2.40億元、2.32億元。

  

  2018年上半年總資產16.9億 總負債7.7億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資產合計分別為9.13億元、11.85億元、15.63億元、16.94億元。其中,流動資產分別為6.31億元、6.30億元、10.97億元、11.57億元;非流動資產分別為2.82億元、5.54億元、4.67億元、5.37億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負債合計分別為3.16億元、4.03億元、7.51億元、7.71億元。其中,流動負債分別為3.16億元、3.89億元、7.16億元、7.41億元;2016年至2018年1-6月非流動負債分別為1442.78萬元、3554.65萬元、2974.03萬元。

  

  2018年上半年應收賬款激增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應收賬款余額分別為2662.30萬元、6329.78萬元、7963.95萬元、1.36億元;佔營業收入比重分別為2.82%、5.06%、5.03%、15.26%;應收賬款周轉率分別為39.93次、27.80次、22.17次、16.50次。

  

  奧普家居表示,2018年1-6月公司應收賬款增長較多,主要系2017年9月,公司與廣州恆大結算方式發生變更,對于2017年9月1日之後新發生交易,廣州恆大將于2018年9月以現金方式一次性無息支付。截至2018年6月30日,公司對廣州恆大應收賬款余額為1.01億元。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信用期外收賬款余額分別為964.04萬元、885.34萬元、681.55萬元、752.63萬元;佔比分別為36.21%、13.99%、8.56%、5.55%。

  

  存貨周轉率下滑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存貨賬面余額分別為7030.69萬元、9785.94萬元、1.76億元、1.79億元;存貨淨額分別為6904.71萬元、9671.33萬元、1.75億元、1.75億元;存貨周轉率分別為6.67次、7.51次、6.05次、4.88次。

  

  

  奧普家居存貨中,原材料余額分別為811.76萬元、1100.12萬元、2753.94萬元、3021.32萬元;庫存商品余額分別為5374.24萬元、7656.51萬元、1.24億元、1.18億元;發出商品余額分別為805.70萬元、824.00萬元、1646.96萬元、1668.83萬元。三者合計佔存貨余額的比例分別為99.45%、97.90%、95.89%、92.13%。

  

  

  綜合毛利率超行業均值

  2015年至2018年1-6月,奧普家居綜合毛利率分別為48.28%、49.44%、47.75%、51.39%;同行業上市公司平均值分別為47.90%、49.00%、47.81%、45.28%。

  

  

  奧普家居同行業上市公司分別為友邦吊頂、浙江美大、老板電器、華帝股份、歐普照明。其中,2015年至2018年1-6月,友邦吊頂 毛利率分別為51.32%、49.45%、45.39%、37.77%;浙江美大毛利率分別為52.84%、54.82%、53.94%、51.20%;老板電器毛利率分別為58.17%、57.31%、53.68%、53.42%;華帝股份毛利率分別為38.56%、42.54%、45.47%、46.55%;歐普照明毛利率分別為38.60%、40.90%、40.59%、37.45%。

  2017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關聯交易近1億

  2015年至2017年,奧普家居經常性關聯交易中銷售商品、提供勞務合計分別為7242.64萬元、1.03億元、9763.73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比例分別為7.73%、8.33%、6.20%。

  

  在上述關聯交易中,奧普家居2016年、2017年向Tricosco銷售商品金額分別為1671.63萬元、53.26萬元;2015年、2016年向杭州莫麗斯銷售商品金額分別為64.58萬元、93.95萬元;2015年至2017年向杭州橙隆銷售商品金額分別為7161.76萬元、8535.19萬元、9703.75萬元;2015年向杭州尚琳銷售商品金額為16.30萬元;2016年、2017年向魔居客銷售商品金額分別為22.16萬元、6.72萬元。

  奧普家居表示,公司向關聯方銷售的商品主要是浴霸、集成吊頂等主營業務產品,其中杭州橙隆及杭州尚琳系發行人經銷商。以上產品銷售均系按照市場價格進行定價,不存在損害公司利益的情形。

  四年分紅9.36億元 被指存“掏空”公司資產嫌疑

  招股書顯示,奧普家居2015年6月至2018年4月共分紅9.36億元。

  2015年6月3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600.00萬元;2015年8月24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1.99億元;2015年10月19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1.00億元。

  2016年5月12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3085.00萬元;2016年9月13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2.00億元;2016年10月18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1600.00萬元。

  2017年1月9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1.40億元;2017年4月10日,經奧普衛廚董事會審議通過,向股東分配利潤2.05億元。

  2018年4月9日,經奧普家居2017年度股東大會審議通過,以總股本3.60億股為基數,向全體股東每10股派發現金紅利1.10元(含稅),合計分配現金紅利總額為3960萬元。

  華夏時報報道稱,公司發行前不顧發展戰略需要,連續的高額分紅被市場人士看做是突擊分紅,有“掏空”公司資產的嫌疑。

  IPO前4批次產品抽檢不合格

  奧普家居于2018年5月31日首次發布招股書,據招股書顯示,2018年4月2日,台州市椒江區人民政府網發布了《台州市椒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2018年流通領域浴霸檢測結果公示》,其中涉及公司2家經銷商4批次樣品檢測結果不合格。

  其中,浴室多功能取暖器(QDP5020A)、浴室多功能取暖器(HB317F)兩款產品抽檢結果均為“耐熱和耐燃”不合格;浴室多功能取暖器(FD210C)、浴室多功能取暖器(FB305B)兩款產品抽檢結果均為“標志和說明”不合格。

  台州市椒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于2018年5月8日向吳小洪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椒市監處字[2018]155號)︰沒收奧普浴室多功能取暖器1台,沒收違法所得416元、罰款7584元。

  台州市椒江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于2018年5月29日向台州市名錦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椒)市監處字[2018]195號)︰沒收備樣的1台奧普浴室多功能取暖器,沒收違法所得5982元、罰款79900元。

  

  2016年底不再擁有旗下浴霸產品 2018年抽檢出“浴霸”?

  據中國企業報報道,根據招股書描述,奧普電器此前為奧普家居關聯方,為了消除關聯交易,奧普家居于2016年底向奧普電器收購其商標權,收購後,奧普電器主營業務不再與奧普家居相同或相似,2017年6月,奧普電器更名為杭州莫麗斯科技有限公司。經營範圍變更為儀器儀表、儀表零配件、電子元器件的生產研發銷售等。

  問題就來了,既然2016年底開始,奧普電器已經不再擁有自己旗下的浴霸產品,那麼,2018年相關部門的抽檢中,“奧普電器”生產的“奧普”浴霸到底是哪兒來的呢?

  有沒有可能是存貨呢?招股書顯示,奧普家居2016-2017年存貨周轉天數分別為48天、59天。也就是說,如果財務數據真實,這批不合格產品不可能是積壓存貨。

  也有業內分析人士指出,奧普家居很可能利用銷售渠道解決存貨以提升存貨周轉率,借此提高出貨量,進而使收入項更好看所導致。報告期內,奧普家居通過經銷模式實現的收入分別為8.22億元、10.24億元、13.51億元,佔公司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分別為87.77%、82.64%、85.80%。

  是財務數據造假還是利用經銷商轉移利潤?對于這些疑問,奧普家居同樣沒有回應。

  存五項處罰事項 虛假宣傳遭罰2.8萬

  招股書顯示,奧普家居存在五項處罰事項,處罰金額共計4.35萬元。其中,對商品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被罰2.80萬元。

  第一項︰2015年10月20日,因發行人生產車間內堆放雜物遮擋消防栓,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隊經濟技術開發區大隊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杭經開公(消)行政處罰﹝2015﹞0111號),處罰5000元整。

  第二項︰2015年10月20日,因發行人消防控制室無人值班,消防控制室未實現二十四小時值班制度,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隊經濟技術開發區大隊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杭經開公(消)行政處罰﹝2015﹞0117號),處罰500元整。

  第三項︰2015年10月20日,因發行人消防設施未保持完好有效,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隊經濟技術開發區大隊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杭經開公(消)行政處罰﹝2015﹞0118號),處罰5000元整。

  第四項︰2015年10月20日,因發行人劃置停車位佔用消防車通道,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隊經濟技術開發區大隊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杭經開公(消)行政處罰﹝2015﹞0119號),處罰5000元整。

  第五項︰2016年1月8日,因發行人對商品作引人誤解的虛假宣傳,紅安縣工商行政管理局出具了《行政處罰決定書》(紅工商處字﹝2016﹞2號),責令停止違法行為、消除影響並處罰2.80萬元。

  存三項訴訟

  招股書顯示,奧普家居存在三項訴訟事項。

  第一項︰達州市東福商貿有限公司訴訟。2015年3月16日及2015年4月15日,杭州牽銀、奧普衛廚分別與達州東福簽訂《股權轉讓協議》,杭州牽銀及奧普衛廚將其分別持有亚博牽銀的58.33%與41.67%股權轉讓給達州東福,轉讓價格分別為4000萬元與3200萬元。2015年4月20日,杭州牽銀、奧普衛廚與達州東福三方達成《補充協議》,對各方的權利及義務進一步明確。達州東福向杭州牽銀、奧普衛廚分別支付了股權轉讓款 3,200 萬元及1000萬元,並已在亚博牽銀所持土地上進行施工。

  由于達州東福無力支付後續股權轉讓款,2016年7月26日及2016年9月27日,杭州牽銀、奧普衛廚分別與達州東福簽訂《解除股權轉讓協議》,但達州東福在約定的時間內未清退施工方、結清相關施工費用。故根據協議約定,杭州牽銀、奧普衛廚無需返還其全部股權轉讓款。

  2017年,達州東福分別于杭州市及亚博市起訴發行人。根據(2017)浙0191民初2775號之一裁定,達州東福向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起訴發行人案件已于2018年8月28日按撤訴處理。達州市東福商貿有限公司不服(2017)川01民初 3863 號裁定,向亚博省高級人民法院起訴,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之日,二審尚在審理過程之中。

  第二項︰2018年8月20日,亚博省高級人民法院向發行人出具了《應訴通知書》((2018)川民初79號)。

  2018年6月,盧招展于杭州市起訴發行人和杭州牽銀,訴訟請求如下︰(1)發行人、杭州牽銀投資有限公司返還不當得利430萬元;(2)發行人和杭州牽銀承擔案件全部費用。

  2018年8月14日,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人民法院向發行人出具《傳票》。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日,(2018)川民初79號案件尚在審理過程中;盧招展起訴發行人和杭州牽銀一案尚未開庭,目前等待開庭審理。

  第三項︰2015年奧普電器向國家商標局申請注冊14965078號“奧普博朗尼AUPU”商標,以及 14965077 號“博朗尼 AUPU”商標。浙江新能源有限公司隨即向商標局提出異議,以其自有1737521號商標和10412475號商標作為引證商標,要求國家商標局不予注冊發行人上述兩項商標;同時浙江現代新能源有限公司向商標局請求無效宣告發行人注冊號為8183677號“AUPU”商標。

  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之日,國家商標局出具(2017)商標異字第0000008180號文件,對發行人第14965078號“奧普博朗尼 AUPU”商標予以注冊;以及(2017)商標異字第0000018440號文件,對發行人第14965077號“AUPU博朗尼”商標予以注冊。該兩項商標注冊權糾紛審理結束。

  2018年浙江現代新能源有限公司不服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對10412475號商標一審判決,就該等判決于2018年7月2日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之日,該等二審尚在審理過程中。

  截至本招股說明書簽署之日,浙江現代新能源有限公司等向商標局提出請求無效宣告發行人注冊號為8183677號“AUPU”商標一案目前仍在國家商評委審理過程中。

  粉飾業績之嫌

  據華夏時報報道,奧普家居前身為外商獨資企業,2016年12月股權轉讓及增資後,奧普家居由外商獨資變更為中外合資,並開始頻繁資本運作,2016年、2017年先後多次資產重組。

  招股書顯示,2015年至2017年報告期,奧普家居分別實現營收9.45億元、12.50億元和15.84億元,淨利潤分別為2.45億元、2.68億元、2.74億元。

  公司稱,報告期營收和淨利潤均呈增長趨勢,說明公司盈利能力良好。但是在頻繁的資產重組下,公司的靚麗業績終難逃被粉飾之嫌,而公司招股書數據似乎也印證了這一點。

  2016年,奧普家居為解決同業競爭、關聯交易問題,多次進行同一控制下的資產收購,收購了亚博博朗尼股權和奧普電器擁有的商標權,收購價格分別為2800萬元和5250萬元(含稅)。

  2017年,奧普家居又多次進行了非同一控制下的業務重組,收購了浙江勁源扣板業務、杭州博朗尼集成灶業務、上海逸盛資產、中山博瑯以及中山博頌資產、杭州橙隆代理權,剝離出售了非主業資產亚博牽銀。

  值得玩味的是,奧普家居的多次收購均沒有出現任何溢價,無論同一控制或非同一控制下的資產收購價均為資產評估值,唯獨杭州橙隆代理權沒有進行評估,僅有公司對杭州橙隆資產進行盤點,確定交易價格。

  杭州橙隆原系公司浴霸網絡經銷商之一,實際控制人為公司實際控制人之一致行動人方雯雯。財務數據顯示,杭州橙隆是奧普家居收購的最為優質的資產,2017年其營收達1.39億元,利潤總額為3545.39萬元,但奧普家居給出的收購價格僅為1224.08萬元。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奧普家居2017年5月出售亚博牽銀股權,則出現了高溢價。亚博牽銀系公司與杭州牽銀于 2010年共同出資設立,主要從事房地產開發經營,公司持股41.67%,杭州牽銀持股58.33%。2017年,亚博牽銀利潤總額為-934.64萬元。

  2017年3月,經評估,亚博牽銀股東權益賬面價值374.24 萬元,評估價值6153.16萬元,增值5778.92萬元,增值率達1544.16%。

  根據評估價值,奧普家居享有亚博牽銀的淨資產價值為2564.02萬元。2017 年5月,奧普電器按評估價值,以2564.02萬元受讓奧普家居所持有的亚博牽銀全部股權。而上述一買一賣,就增厚公司業績達5000萬元。

  不僅如此,報告期內,奧普家居頻繁發生關聯交易,金額分別為7242.64萬元、1.03億元及9763.73萬元,佔營收比例分別為7.73%、8.33%及6.20%。

  同時,奧普家居對經銷商服務實行返利政策,但是對相關返利服務的收費標準及考核細則卻隱晦不談,只是稱公司每半年對經銷商進行一次服務質量考核,根據考核分數給予經銷商售後服務返利,返利金額不超過當年經銷商提貨額的2%。

  報告期內,公司通過經銷模式實現的收入分別高達8.22億元、10.24億元和 13.51億元,返利政策再次給奧普家居粉飾業績留下了操作空間。

  員工數量疑虛報超過300人

  據價值線,奧普家居在招股書中坦誠其在報告期內存在用工違規,但及時的進行了整改。招股書顯示,奧普家居存在部分勞務派遺用工,2015至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公司勞務派遣員工人數分別為261人、295人、81人和125人,佔公司用工總數的比例分別為32.63%、30.86%、4.96%和7.43%。

  根據《勞務派遣暫行規定》規定,用工單位應當嚴格控制勞務派遣用工數量,使用的被派遣勞動者數量不得超過其用工總量的10%,而奧普家居2015年和2016年均遠遠超過。因此,公司相應縮減並規範勞務派遣用工,同時對相關生產和業務模式進行調整優化,使得2017年開始公司用工數量達到標準。

  值得注意的是,奧普家居在規範用工數量的同時,由于業務快速發展和產品品類擴產,公司大幅增加用工數量。然而,2017年公司的用工數量增長和業績的增速不匹配引起筆者的注意,深究之後發現其存在虛報員工數量的情況。

  招股書顯示,2017年奧普家居在冊的用工數量為1553人,較2016年661人增長134.9%;而2017年奧普家居的營業收入為15.84億元,較2016年12.5億元增長26.7%。顯然,用工數量增長和業績的增速相差甚遠。

  通過查看招股書中母公司和納入合並報表的子公司可知,奧普家居的用工數量除來自于母公司自身的增長,還來自于2016年和2017年大量新增控股子(孫)公司的增加。

  招股書顯示,公司共有7家控股子公司和1家控股孫公司,而這些控股子(孫)公司除亚博奧普博朗尼科技有限公司是成立于2011年,並于2016年12月被奧普家居收購後成為其全資子公司外,其余幾家均是在2016年和2017年成立,其中多數是在2017年才成立的。

  由于奧普家居招股書中並未披露詳細母公司和各子公司的用工數量,因此筆者通過天眼查披露的企業年報中“社保信息”一欄中逐一進行統計,2017年奧普家居母公司和納入合並報表計算的各子(孫)公司繳納社保信息人數合計為1144人,而奧普家居在招股書中披露的繳納社保人數為1452人,相差人數高達308人。

  這種情況在2016年同樣出現,天眼查顯示2016年奧普家居及其納入合並報表的子公司繳納社保數量為602人,而奧普家居顯示的繳納社保人數為634人,相差32人。

  究竟是天眼查在招股書中披露的數據有誤,還是奧普家居在招股書中進行虛增披露,筆者不得而知。但是在上市前夕,奧普家居突擊設立多家子孫公司且公司業績增速和用工數量增加存在嚴重不匹配,還是值得深思。

  港股退市回A

  據國際金融報,奧普家居雖然是首次嘗試A股IPO,但並不是第一次在資本之海浮沉。此前,奧普家居曾于香港上市,采取的是紅籌模式,即奧普家居的原間接控股股東奧普集團曾于2006年12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公開發行股票並上市,並已于2016年9月完成香港聯合交易所退市流程。

  紅籌模式下,企業的退市一般需要進行私有化操作。

  2016年4月5日,奧普集團上市前的股東(Fang James、方勝康、盧頌康及柴俊麒)通過各自控制的境外公司在開曼群島設立了兩層控股公司作為實施私有化的主體,自上至下分別為Crista、Upwind Holding,後者即為本次私有化的主體。

  2016年5 月18 日,奧普集團收到要約人Upwind Holding提出將奧普集團進行私有化的建議。收購價格主要為兩大方面︰一是向公眾股東支付每股2.71港元作為注銷代價;二是向購股權所有人支付每份購股權0.64港元作為注銷代價。

  2016 年9月30日,香港聯合交易所批準撤銷奧普集團股份的上市地位,奧普集團私有化完成。

  在業內人士看來,奧普集團在香港上市10年後選擇退市沖擊回A,應該與港股估值較低不無關系。

  Wind顯示,奧普集團上市以來,股價均在低位徘徊,最低值僅為每股0.11港元,至2015年初,也就是上市8年多,奧普集團的股價均未突破過每股1.3港元。

  奧普家居董秘劉文龍在接受《國際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本次A股IPO一方面是為公司擴大規模化經營提供充沛的資金來源,為公司未來在資本市場的再融資建立通道,另一方面,是增加公司對優秀人才的吸引力,提高公司的人才競爭優勢,有利于提高公司的社會知名度和市場影響力。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亚博,並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不對其真實合法性負責。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權益,請告知,本站將立刻處理。聯系QQ︰1640731186
友薦雲推薦